首页> 主页 > 雷火专题 > >《阿拉丁》意外亮眼,但迪士尼真人化电影之路

        《阿拉丁》意外亮眼,但迪士尼真人化电影之路

        2019-05-30 10:18 作者:雷火大佬 来源:雷火电竞 编辑:雷火游戏

            动画和真人电影的形式之间的矛盾和差异是客观存在的。迪士尼在改编过程中需要的是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既能保持原作的精髓,又能展现自身的特色。



        文/白胡椒
         
          上半年蒂姆·波顿导演的真人版《小飞象》刚刚过去,而现在盖·里奇导演、威尔·史密斯主演的真人版《阿拉丁》又于5月24日突然到来。
         
          然而,虽然是迪士尼出品,但看这莫名土味的海报和造型,以及几乎毫无宣发毫无波澜的悄然上映,该片确实很难在第一时间吸引路人观众的兴趣。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虽然前期放出的预告中"史皇"扮演的蓝色灯神让不少动画版粉丝高呼“亮瞎狗眼”,但实际正片中灯神戏份观感相当不错,经典唱段《Friend Like Me》的还原也非常亮眼。豆瓣7.7、猫眼9.1的良好口碑,表明《阿拉丁》其实已经是迪士尼真人化改编电影中相对出色的一部。
         
          而虽然《阿拉丁》的表现出乎意料,但迪士尼真人化改编电影的道路却可谓一波三折,过去的作品也曾多次遭遇“扑街”的境遇。



         从2010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票房大爆尝到甜头之后,迪士尼就开始热衷于将自家的动画电影翻拍成真人版再重新搬上荧幕。
         
          然而,除了2016年的《奇幻森林》和2017年《美女与野兽》延续了全球票房的爆红,其他真人版包括2014年的《沉睡魔咒》、2015年的《灰姑娘》、2018年的《克里斯托弗·罗宾》以及今年重新找回蒂姆·波顿为之操刀的《小飞象》,都没能重现当年《爱丽丝梦游仙境》在全球范围内获得的巨大商业成功。
         
          尤其是2亿美元成本打造、被寄予厚望的续作《爱丽丝梦游仙境2:镜中奇遇记》,甚至糊到了烂番茄29%、MTC34分,全球票房不到3亿美元的地步,口碑票房双双暴死。
         
        虽然这些迪士尼真人改编电影的下场是一年更比一年难预料,但现在我们回过头去看的时候,也能明显感觉到迪士尼当时对每一部真人改编电影的高要求和高期望。
         
          以上提到的七部电影,无一例外都是上亿美元的A级大投资、大制作,主角如艾丽·范宁、艾玛·沃特森、詹姆斯·弗兰科都是当时热度较非常高的演员,哪怕新人主演也会有好莱坞顶级A咖明星如约翰尼·德普、安妮·海瑟薇、凯特·布兰切特、安吉丽娜·朱莉等人的保驾护航。
         
          然而,这样的IP,这样的配置,这样的明星光环加成,却依旧无法掀起波澜,甚至于今年的《小飞象》,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糊得无声无息,令人扼腕。



        纵观这些年的改编,绝大多数情况下成片的质量远不能达到观众的高期望值,久而久之,现在的观众对这种迪士尼动画改编的影片也不再抱有那么大的期待了。除了刘亦菲饰演的真人版《花木兰》确实比较激动人心之外,大家的兴趣点更多都转移到了漫威和DC的规划动态上,至于什么公主什么王子什么童话的,早就已经吊不起观众胃口了。
         
        尽管真人电影的改编总是失败,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当年,迪士尼这些经典而优秀的长片动画真的是一代人又一代人共同的记忆:
         
          从震惊了全世界的全彩有声动画长片《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到新时代女性觉醒及自我成长的《冰雪奇缘》,再到最近以《无敌破坏王2》为代表的“反公主”式类型解构,迪士尼的公主们在与时俱进的过程中逐渐摆脱了对“王子”这一男性符号的依赖,摆脱了传统空中楼阁的童话式爱情观和婚姻观,甚至摆脱了以爱情为主线的故事构建,从而走向了更为广阔也更符合现代人口味的题材当中,不再纠结于传统童话与民间传说。



        现在的迪士尼,已经在动画行业摸爬滚打了上百年,产出了成千上万的动画作品,对自身的风格定位和内容取向有着无比清晰的认知。这种坚定面向全年龄不动摇的策略也让迪士尼在一次又一次的化险为夷之后,最终成就了现在这个庞大辉煌的帝国。
         
          毫不夸张地说,迪士尼的动画遍布了世界上每一个有文明、有电视、有儿童的角落,并成为了全世界孩子们的共同回忆。
         
          毫无疑问,迪士尼这种全年龄向合家欢式动画是经久不衰的。哪怕迪士尼每年都推出一到两部这种类型的原创动画,主题不是真善美就是回归家庭,就算是偶尔炒个冷饭出个续集,只要制作和剧本保持在一定水准,没有出现致死硬伤,观众老爷们还是会乐此不疲地奔赴电影院挥洒眼泪,出来后真诚地感慨一句“迪士尼牛逼”,而不会是像动画改编的真人电影那样不仅无人问津,还被倒踩一脚。
         
          为什么迪士尼的动画那么受人追捧,经典老动画改编的电影却那么令人失望?
         
        动画与真人的表现形式差别
         
          首先,最直观明确的,此等类型的童话故事,采用动画的表现形式就是比真人饰演的更可爱、更好看、更具有童话氛围和奇幻色彩,也更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审美取向,简而言之,更全年龄向。
         
          动画世界与现实世界存在次元的鸿沟,用动画的形式表现童话故事往往比真人电影更加符合人们心中的预期。绝大多数情况下,真人电影能表达的动画电影基本都能表达,但真人电影却很难营造动画电影那种浑然天成的梦幻感与童话感。



        对于创作者而言,真人电影和动画电影本身是没有优劣之分的,它们都只是一种表达方式,但因适用的故事题材和氛围需求不同,所以呈现出的效果也不同。
         
          尽管动画片在表现虚构奇幻故事的时候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但现在的特效水平也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细致入微的模型渲染能够给观众极为逼真的观影体验,采用真人+CGI的方式完全可以将一些虚构的奇幻场景完美地呈现在大荧幕上,动画在表现虚构奇幻故事上的优势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明显。
         
        然而,动画还有一个独特的优势在于它的外化形式与观众的现实世界离得足够远。简而言之就是动画属于二次元,真人电影属于三次元,中间隔着一道厚厚的次元壁,观众是不可能一视同仁的。
         
          是的,通过目前先进的特效技术,真人电影可以打造栩栩如生的逼真效果,但是,每一个观众又都是现实中活生生的角色,因为我们知道现实生活是什么样的,所以在看真人电影的时候势必带入了现实的标准,导致真人电影为了保证不失真,无法像动画那样色调极其明媚鲜艳,人物头发五颜六色,也不可能使人物角色打破现实人体比例成为五头甚至三头身,或者在没有超能力的前提下随意拉伸变形身体部位。
         
          也就是说,无论真人电影再怎么想象丰富、特效炸裂,也要基于现实的一套最最基本的物理法则和生活常识,否则就可能会给观众带来不适感。但动画形式就没有这种顾虑,所以在营造和展现非现实世界时更加自由,也更显得浑然天成,不会给观众明显的割裂感。



        其次,当一个角色被真人演员饰演的时候,观众不可避免地要考虑到演员的长相、演技、造型、身份背景、舆论风评等因素,同时也会因为对演员的主观评价先入为主地对影片产生相应的情感趋向。
         
          比如艾玛·沃特森当时推掉《爱乐之城》饰演《美女与野兽》中的贝儿,然而在这部影片上映前后,刚好她的某些"田园女权"言论以及部分粉丝碰瓷艾玛·斯通得影后的事件导致了当时的口碑下滑,不可避免地对影片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再比方说很多人对威尔·史密斯本人倒是没什么意见,但《阿拉丁》中通体蓝色的威尔·史密斯倒是因为造型略丑劝退了不少人。
         
          不得不说,这个造型确实挺令人出戏的,而且不管再怎么染色,威尔·史密斯那种上了年龄的沧桑感依旧呼之欲出,以至于这个形象不太符合原版动画中天真可爱、心灵纯洁还略带孩子气的神灯精灵。



        当然,演员也能够带来积极效应,比如约翰尼·德普、安吉丽娜·朱莉、凯特·布兰切特等人的明星效应就像一块金字招牌,某种程度上也是号召人们走进电影院的动力,只要他们本人造型和角色没有太大的槽点,还是能吸引很多观众的。
         
          然而,这类问题在动画中完全不会出现。人们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走进电影院,不需要掺杂对某个演员的期待或厌恶,不需要因为审美差异觉得某个演员好看或者不好看,更不会涉及到粉丝撕逼或尬吹彩虹屁,观众能够安安心心地看电影,也能更大程度地关注内容。
         
         通常,迪士尼动画的角色设计和表现形式是绝大多数人都可以接受并喜爱的,因此,只要影片本身足够好看,整个观影过程不仅毫无负担而且充满愉悦,不会出现一家三口因对某个演员的态度不同而产生分歧的情况,更不会存在未成年人观影后引以为偶像的演员被爆出丑闻后对粉丝产生恶劣影响的不定因素。如果需要,明星效应能够被运用于配音阶段,而且即便明星出现突发情况也不会对影片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当然,好莱坞拍了这么多年电影,尝试过这么多种形式的改编,对于迪士尼这样经验丰富的大厂而言,以上问题其实根本都算不上什么问题,都是完全可以解决的。
         
          正如前文提到《爱丽丝梦游仙境》同样是改编动画、真人出演、CGI特效,不是照样获得了世俗成功吗?

        影片的质量本身才是口碑的关键
         
          其实,真正的问题更多在于影片的质量本身,而不是动画电影和真人电影形式上的转化过程中的差异。
         
          动画和真人电影的形式之间的矛盾和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任何两种艺术体裁或表达形式之间都存在矛盾和差异,但这并不影响改编和改编成果本身。相反,创作者在改编过程中需要的是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既能保持原作的精髓,又能展现自身的特色。



        就拿《爱丽丝梦游仙境》举例,原作更像是一个小姑娘充满想象力的奇幻冒险故事,但蒂姆·波顿在改编的电影中融入了自身黑暗哥特的影像风格。他加重了红皇后残暴统治下各个角色的悲剧色彩,展现了爱丽丝从自我逃避到自我接纳的心路历程,从而创造出一个套用《爱丽丝梦游仙境》外壳的全新故事。
         
          影片中,风格独特的造型设计和阴郁晦暗的环境氛围给予了观众不同以往的新鲜体验,并不惹人喜爱的主角和略显神经质的配角也让观众终于有机会跳脱出传统童话的完美人设,整部影片给人的感觉与原著童话或者1951年迪士尼的动画是截然不同的,而且这种不同能够受到大家的认可与喜爱。尽管也有不少人批评《爱丽丝梦游仙境》过分黑暗,但在迪士尼真人改编的电影中,它绝对算得上是好看且经典的一部。
         
        然而,《爱丽丝梦游仙境》之后,迪士尼就陷入了一个怪圈。
         
          也许是“暗黑童话”的走红给了迪士尼灵感,接下来的《魔境仙踪》和《沉睡魔咒》都在有意无意地尝试所谓的”暗黑气质“并对原著进行一定程度的颠覆。伟光正的正面角色不再是笔墨最多的重点,影片更大程度注重于刻画反派角色及其心路历程,甚至不惜为反派添加令人同情的前史,以求尽可能地拔高主题,展现人性的复杂。
         
          虽然世界上绝大多数事情都不是非黑即白的,但为了展现对传统童话故事的颠覆而采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故事策略,显然太过于刻意和做作,以至于矫枉过正,形成了新的槽点。



        反派洗白的策略行不通之后,《灰姑娘》和《美女与野兽》又回到了复刻传统童话的路线当中。
         
          善良美丽勇敢自立的女主角克服重重困难与挑战,最后与风度翩翩温柔专情的王子走到了一起,幸福快乐永远生活下去。这样的故事已经有无数人听了无数遍了,早就已经完全麻木了,因此原封不动地用真人演员再重新表演一遍,对观众而言也不过是一次毫无意义的复刻,既不新鲜,也不真实,更不讨人喜欢。
         
          毕竟,2013年《冰雪奇缘》这样女性觉醒的优秀动画片都早过了新鲜劲儿了,2017年的《美女与野兽》还好意思再继续依靠男人吗?更何况动画片中的女主角虽然性格傻白甜一些,总的来说还是比较讨喜的,但一经过真人扮演,多少都会出现一些问题,反而更加惹人讨厌了。
         
        总的来说,迪士尼一系列真人改编的失败,某种程度上是被自己给限制住了:
         
          《爱丽丝》的成功让迪士尼追求颠覆,结果原本恶毒了几百年的女巫变成了睡美人真爱的教母;
         
          颠覆的失败让迪士尼回归传统,但是回归的结果不过是一遍又一遍无趣的重复。
         
          然而,迪士尼还在乐此不疲地赶鸭子上架,一部接一部地将以前的经典动画改编成真人电影,比如已经立项的《小美人鱼》和《花木兰》,以及已经定档的《狮子王》。



        如何打破真人化魔咒?
         
          其实,迪士尼大可不必被自己束缚。
         
          虽然真人电影改编自自家的动画,但动画却脱胎于口口相传的童话故事和民间传说,而这些故事本身是没有固定版本和版权的。因此,以这些故事为蓝本的改编电影,完全可以有与迪士尼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
         
          1946年,法国导演让·谷克多版本的《美女与野兽》,是以德蒙夫人撰写的故事为蓝本改编的,相比于后来迪士尼的动画版本有着属于法国人的独特诗意风格。这部影片的全部对白都被配上了歌剧音轨,因此在观影过程中角色的每一句话都在唱歌。
         
          当贝儿漫游在野兽的城堡中,墙壁里伸出一排排手臂举着烛台为她照明,壁炉里浮现出一张张脸默然无声,这种肢体物化的视觉奇观和独特美感成为了本片的一大特色,优雅的歌剧唱腔配合着从墙壁伸出的一条条手臂,已然成为了影史的经典。

        捷克实验动画大师杨·史云梅耶版本的《爱丽丝》也是一次令人惊心动魄的探险。与迪士尼不同的是,史云梅耶的爱丽丝既没有到仙境,也没有到镜中,更没有遇到伙伴或朋友,而是被困在一个潮湿破败的大房子里,可以吃蘑菇变大变小,却无法逃离。她身边只有肮脏的老鼠、袜子做的毛毛虫、厨房吃剩的骨架、自私丑陋的兔子,以及残暴邪恶的红皇后。



        这部定格动画展现的不是一场仙境历险,也不是一次梦中奇遇,而是罗列出无数的童年噩梦,这些噩梦都纠结在一栋房子里,反复折磨着幼小的爱丽丝。影片结局,爱丽丝逃出了噩梦,她长大了,但长大后却变成了那个让她童年时充满恐惧、爱砍人脑袋的红皇后。
         
          上世纪70到80年代,捷克和东欧喜欢翻拍经典的童话故事,虽然质量良莠不齐,但翻翻捡捡倒是能找出比迪士尼的翻拍有趣多了的作品。
         
          比如1973年捷克斯洛伐克的《灰姑娘的三个坚果》,捷克版本《灰姑娘》的民间故事和呈现出的那种清新的气质着实令人感到耳目一新。
         
          故事中的灰姑娘不再软弱顺遂,也不会整天将真善美的口号挂在嘴边,她美丽而灵动,精怪而淘气,善良而直率,不会一昧地隐忍,反而喜欢骑射于密林之间,做一个风一样的神秘女子。故事中的王子也傻乎乎的,他不是苦大仇深风度翩翩的深情汉子,反而整天穿着骚气万分的撞色紧身秋裤,喜欢调皮捣蛋恶作剧,但却被父母逼迫着相亲选妃,着实无奈。
         
          最后,骑着白马的灰姑娘款款走向她的王子,她不需要王子的拯救,她拯救了王子。

        除了这些之外优秀的童话改编还有不少,但是所有优秀的版本都有一个特征,即:套用原版故事的基础上,保持了自身独特的特色。这个特色,可以是影像风格,可以是主题内涵,可以是表达方式,可以是人物设计,但总归不要拘束于故事的版本或特定的路线,也不要毫无改进地重复原来的故事。
         
          迪士尼的真人改编电影正是因为太受限于自己,才导致了要么是槽点百出,要么是毫无新意,总归逃不开全年龄段的限制和真善美的表达,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自我重复。
         
          今天是个穿蓝裙子的公主,明天换个穿黄裙子的公主,后天再换个穿红裙子的公主……对于观众而言,公主裙换了个颜色其实关系并不大,来来往往那么多早就不稀罕了。



        也许,大家更乐意看到突然有一天闯入了一个穿着比基尼跳着海草舞身上还有纹身的公主。虽然她跟别的穿着公主裙的公主不大一样,但本质上还是公主,是个叛逆、自由、追求个性的公主。

        游戏频道

        综合

        游戏库

        雷火电竞